盛夏旅行的滋味

主编助理 张慧   2018-09-13 10:02:55

毛利 专栏作家,狮子座,O型血。天真的毒舌妇,好玩的刻薄者。著有《当待业女遇上草食男》、《一纸谈欢》。

老舍写过,英美的小资产阶级,到夏天若不避暑,是件很丢人的事。4、5月份的时候,曾畅想过一番,觉得暑假该去某海滨小城市租个公寓,痛痛快快过两月;或者到绿意幽幽的森林大山里,住小木屋,每天沿溪流徒步。朋友里富裕点的,会去法国南部,格陵兰岛;穷点的说去泰国也蛮好,北部山区里很凉快。

等到5月差不多要订票的时候,一拍脑袋发现,糟糕,暑假是旅游旺季,订房平常500,暑假调成1500。想起做民宿的朋友说,就指着暑假、春节、“五一”、“十一”,赚够一年的钱,平常只能保证不亏。人生就是如此,畅想的时候是最美的,等脚踏实地开始实行,一下犹豫起来,要不还是算了。

去年夏天避暑选的是云贵高原一座古镇,天气倒是不热,但晚上一出门,马路上跟南京路步行街一样人山人海,甚至人潮更加汹涌,住一星期后,不禁怀念起上海宽敞的马路,其实天气热的时候,根本没多少人。

今年等到大暑,终于挨不住了,迅速订了杭州西湖边一间驰名宾馆,打算携家带口周末小住三天。

出发第一天,上海暴雨,整个城市忽然凉快下来,心里一阵后悔。刚把小孩从幼儿园暑期班接出来上了高速,立刻想到落东西了,正想调头回去拿,丈夫按住方向盘说,你忍忍不行吗?过下午4点,西湖开始限行,外地牌照车可就开不进去了。

一看时间,才1点钟,上海到杭州,100多公里路,4点怎么都到了。丈夫又说,导航说了,前面修路。果然开车一小时后,就缓缓堵上了。车外下着漂泊大雨,远方闪电划过,预示前面还是暴雨。这时就有点后悔了,脑海中缓缓飘过一句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

好不容易开到西湖,已经三点半多,果然差一点,就限行了。安顿好后在湖边喝下午茶,西湖风雨飘摇,情形就跟法海收了白娘子那天一样,没啥好玩的。只能驱车去商场,商场当然全国各地都差不多,淡淡几个人影,只有儿童区如火如荼。这年头,哪还有愿意出门的成年人,只有为了小孩在外面奔波。

小孩是真不怕热,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发现西湖已经是个沸腾的热水壶,站在酒店房间门口的院子里,五秒钟上来一层燥热,美景似乎只适合吹着空调欣赏。小孩吵着要去游湖,幸亏做爸爸的一马当先带着去。这一天骄阳似火,好像摁着人的脑袋在太阳上摩擦。

到傍晚终于敢出门了,丈夫建议开车出去吃,我坚决不同意,好不容易来了,自然要去湖边逛逛,找间雅致的餐厅坐着。小孩一声不吭,正在寻找蝉叫的方向。

出酒店500米,脸上的粉底已经差不多全融了,原来夏天竟然能热成这样。走没多久,小孩罢工不走了,千哄万骗进一家餐厅,前台宣布没订位吃不了,今晚没位置了。

小孩带着绝望和愤怒,走在西湖边上,我带着悔恨的心情,挠着身上的七八个蚊子包。人走在闷热里,越走越灰心丧气,不禁琢磨起来,为什么会想起来西湖呢?

是因为丰子恺写过一篇《湖畔夜饮》,他在西湖边上有个小屋,有天晚上送客出去,看到明月当空,自己舍不得春月,也在湖畔散步去了。我来的这天,刚好就是农历十五,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但暑热难耐,看着大月亮也来气。

丰子恺第二天跟郑振铎在自己家对饮,那夜西湖下春雨,月色朦胧,“另一种轻颦浅笑,温润静穆的姿态”,“夜阑饮散,春雨绵绵”……就因为这篇文章我对西湖惦念不止。

后来在外面胡乱吃了一顿,回到酒店,吹着空调,人才算重新活过来,小孩又活蹦乱跳了,在浴缸里放新折的纸船。

原来一切避暑,只要有孩子一起,都是顶沸腾的活动。

丰子恺跟郑振铎对饮,那夜西湖下春雨,月色朦胧,“另一种轻颦浅笑,温润静穆的姿态”,“夜阑饮散,春雨绵绵”……就因为这篇文章我对西湖惦念不止。

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1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盛夏旅行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