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力辰光:倒逼中国电影标准化

2016-05-08 04:49:45


在资本大规模转向电影业的今天,服务平台帮投资者孵化出电影项目

文/徐欧露 图/时会理

诸葛亮说∶“都督委托,当然照办。不知道这十万支箭什么时候用?”

周瑜问∶“十天造得好吗?”诸葛亮说∶“既然就要交战,十天造好,必然误了大事。”

周瑜问∶“先生预计几天可以造好?”诸葛亮说∶“只要三天。”

这是小学课文《草船借箭》的一段节选,诸葛亮把十万支箭的流程从十天缩短到三天,靠的是他丰富的经验和鲁肃提供船只、草垛的超强执行力。

和力辰光国际文化传媒董事长李力正努力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做中国电影业的完片担保,让电影准时完成制作。

完片担保是美国成熟的影视业融资及制作监理模式,担保的并不是一部影片的盈利能力,而是一部影片能够在预算内完成,以规避影视制作的风险。

在很多描绘传奇性电影作品完工的报道和故事当中,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局面,比如上映前几天还在补拍一个镜头。

一些恶劣的穿帮也是因这样的匆忙而生,已经减肥或者增肥的演员被从别的剧组里拉回来补镜头,服饰和装扮上就此出现了无法弥补的硬伤。

完片担保会让这种“在8月31日赶写暑假作业”的风险降到最低。这种担保模式几乎已经成为好莱坞电影制作的规范动作。

在美国,一部电影要想获得融资,制作必须在担保公司的监理下进行。担保公司要对电影如期完成负有最终的担保责任,在电影的开拍前就要审查剧本、预算以及演职人员的资质,在拍摄过程中随时掌握进度,甚至在超支严重或遇到意外时接管整个剧组。

完片担保的前提是行业流程的标准化。各种个人风格和把散碎镜头魔术师一般拼接起来的浪漫手艺不再重要,每一天拍什么、用在哪一部分,不再是导演大脑里的图景,还应该成为全剧组上上下下的共识。

各国的剧组全都面临着各种无法按期完工的困惑,小到设备损坏、演员耍大牌,大到片场事故、主演健康受损和资金链断裂都可能导致拍摄期限延长和影片难产。吴京曾对媒体爆料,拍摄《战狼》时,曾因资金链断裂靠岳父母卖房来支持。

李力是2008年涉足影视业的,之前在资本市场深耕多年,习惯在“市场规律”中办事。他对初入影视行业时所目睹的混乱记忆犹新。

“一个项目里连一张发票都没有,全是出借的白条。这样的财务预算和支配情况,怎么保证项目能如期完成?更让人惊讶的是,整个行业对此竟习以为常。”

即使在2008年,影视业里还靠着散漫的江湖义气做事,而不用公司和制度组织的项目大有人在。

把大批文艺人士高效率地组织起来进行市场活动是一种稀缺的能力。这让李力想到了搭建IP增值服务平台,“用整合资源的方式让所有项目参与方都能实现盈利,挣服务费”。

在这个平台上,和力辰光先后打造出了《小时代》系列、《北平无战事》等优质项目,这家成立不到4年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33.29亿。

李力认为接下来的两年会是更好的机会,拥有超过30%的年增长和政策支持的中国影视市场正经历春天。

“当金融业进入到影视行业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规范化和标准化。和力辰光是一个服务平台型的公司,服务一定要有一个标准。”李力说。

李力计划通过完善中国的完片担保体系,倒逼电影流程工业化。这也是IP增值服务平台的新项目。

“完片担保实际上是让行业的每一个流程透明化、标准化的必要的金融产品。中国已经成了全世界第二大的票房,第一指日可待。方方面面的金融产品都会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完片担保我不做,也一定有其他公司做得很好,只是我们走得稍微早一些。”

和力辰光为此已经摸索了近2年。李力首先想到的是向西方取经。“完片担保是从国外来,我们可以跟他们学到很多实操层面碰到的问题,甚至可以得到他们非常成熟的法律文件。”

但对完片担保公司来说,数据和经验是核心机密。2014年,国内一家国字头的担保机构曾尝试以成立中美合资公司的方式,与美国电影金融公司(FFI)共同在国内成立一家文化产业完片担保公司,却最终失败。

不同的法律环境也是阻碍合作的因素。李力告诉《博客天下》,“法律、模式、执行,这三点是完片担保必须要打通的。要在中国推行完片担保,最大的问题还在法律上。”

“在中国,电影行业可以同时制作也发行,可以都是你的,但这在美国不行,制作就是制作,不能既制作又发行,他觉得你是垄断的。这事是所有中美合拍片面临的困扰。”

李力的办法是,利用第三方香港地区的法律获得共识,和力辰光用一年的时间成立了香港监理公司和美国分公司。

2015年,和力辰光参与了几部美国大型广告在中国的拍摄,并成功与美国电影金融公司、英国的担保联盟达成了合作协议,将在2016年拍1到2部合拍片,“要让美国人感觉到安全,不觉得我们是乱来,我们的队伍是符合他们的思维和要求的。”

国内电影制作一直是“导演中心制”,很多导演对第三方监管心生抗拒。

国内有些担保机构实行了制片人、导演连带责任,制片方要承担超支后的罚息等风控机制。但和力辰光并没有推翻国内的导演中心制,“原则上导演和制片人不会承担任何责任,我们不强调以什么为中心,我们把平台搭建好,让大家在平台上面发挥各自优势,最终把事情做成功。”李力说。

李力力主投资那些自己提供完片担保的影片,出现问题,公司第一个承担损失。

这种“纳投名状”的打法非常有效,成为投资方让担保公司的话事权增加了。中国影视行业里的导演、制片人往往也是股东或者分红方,成为同一个战壕里的人,共同承担责任和风险,可以消除疑惑。

“你如果不是出品方,就没有说话的权力,如果不是制作方,没有信服的团队去制作,他们是不会交给你(完片担保)。如果没有资金担保、一系列的备案,他们绝对没有安全感。你投资了再进去,他们就没有那么大的抵触。”

劣迹艺人和国内特有的审查模式被认为是实现完片担保的另一阻碍,李力却并不担心。“完片担保公司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划分,是从电影的立项到制作完成,就已经结束所有工作了,审查和担保是没有关系的。跟艺人签约的时候,我们会事先明确告知,如有犯罪行为你要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责任,同时用各种险种去承担可能发生的问题。”

作为和力辰光IP增值平台的一部分,完片担保也吸纳着平台积累的有效资源。胡晓峰、张家振等电影制作人都与和力辰光签订了合作协议,在判断一个影片如何在规定时间和预算中完成制作时,能提供经验丰富的指导。

2015年,和力辰光的香港制作监理公司已经尝试参与了王家卫的《摆渡人》、徐静蕾的《迷途杀机》中部分的完片担保业务。

李力正在摸索的,是一种适应中国本土的“类完片担保”。不久前,和力辰光与上海太平洋保险公司签订了排他协议。“我们要有投资,要有风险共担的准备,另外要有承制,先在国内将第一道风险控制住,后面又有保险公司、基金、担保公司等等,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组合拳。”

和力辰光用“完片保证++”为这记组合拳命名—从影视投资制作到宣传营销,把完片担保里的投资、保险结合在一起,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2015年11月,这套“完片保证++”才真正尘埃落定。

“2016年是完片担保对和力辰光来讲最重要的一年,要进行所有的数据测试等等,不仅中国人要看,也让美国人看。”和力辰光还将拿出4到5个主控影片做测试,《心理罪》和《校花的贴身高手》就是完片担保的重点项目,预计均能在2016年上映。李力说,“光说是没用的,必须拿出项目和成绩让大家看到。”

但李力承认,要说服国内导演还不那么容易。“王家卫本身跟国际合作非常多,他很理解完片担保到底是什么,不用我们去解释。但国内导演你要讲很长很长时间还不一定被理解。除非他们到了国外,不得不面对一些问题时,他会觉得这个工具我们可以使用。”

对李力而言,完片担保不是最终目的,这个金融产品必然会倒逼电影业的变革。“当你全部公司化,有了标准的时候,电影生产流程自然而然的就会往一个规范性质上走,怎么确立这个标准?用金融产品来倒逼市场确立,你不按照标准来,投资方就不给你钱,不会承担风险。”

“最终你做完片担保就是独立的完片担保,承制就是做承制,投资就是做投资,以后会越来越专业化的,这个成熟过程,我估计至少需要5年。”李力说。

Q&A

《博客天下》:中国影视市场中,IP增值平台也有其他同行在做,和力辰光如何保持自己的优势?

李力:一定是会被效仿的,要敢于颠覆自己,才有新的东西出来。

《博客天下》:除了完片担保,和力辰光未来还将规划哪些布局?

李力:我们是服务平台,我们分了三个层级,最基础的层级是制作层级,实际上是实操层面的东西。中间层级属于转换层级,就是把这些原创的IP如何有效的转换成电影、电视剧等等。最核心的层级就是资源整合,什么是有效的资源,什么是有效的IP,如何甄别。这个平台一定要有两个翅膀,一个翅膀就是完片担保,用金融产品让这个平台往工业化、标准化上去走。另外一个就是大营销的概念,现在所说的线上发行,线下发行,线上宣传,线下宣传都要打通。

《博客天下》:2017年越来越近,进口片配额限制或将取消,更多的外国电影将进军中国市场,和力辰光如何应对那时的挑战?

李力:2017年,我们彻底放开了,你面对的都是国际高手,你怎么做?只有平台型的公司才能生存。我又不是马云也不是马化腾,人家有渠道,有渠道的公司一定能生存。那么还有什么公司能活下来?很简单,就是平台型的。只有搭建一个服务的平台,才能够有生存的可能性。我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做一个服务增值平台是正确的。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和力辰光:倒逼中国电影标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