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影业张晗:重拍成就了《捉妖记》的票房奇迹

2016-05-08 04:50:32


买几个网络热帖就算是购入了IP,就能轻易拿到高票房?这是许多小影视公司的错觉

文/孔明明

2015年电影暑期档,一部《捉妖记》成为让人惊喜的黑马:上映之后刷新和创造了200余项票房新纪录,最后以24.38亿的票房纪录创下内地影史票房纪录。

《捉妖记》最大的投资方是安乐影业——这家成立于1950年的香港电影公司,执行董事江志强曾连续监制过《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等作品,被华尔街日报誉为“亚洲最成功电影制片人”,但他和安乐影业一向以低调、神秘著称,《捉妖记》使他们在褒贬不一的争议中被推到风口浪尖。

安乐影业总经理张晗对《博客天下》表示,2015年对安乐来说,是很奇妙的一年。“虽然以前大家都知道你们是一个好公司,但始终没有一个超爆款推出来过,这次推出了一个超爆款,所有人都在看你,你的一个细微动作都会被放大,对我们来说,也蛮不习惯的。”

对于2013年刚刚加入安乐、之前担任新浪娱乐总监的张晗来说,《捉妖记》的成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成就感,也让他从一个媒体人成功转型为一个电影公司的负责人——不仅要承担电影公司的开发、宣传、营销任务,同时还要背上经营压力,“还是比较享受这个过程的。”

在之前采访中,江志强曾表示:《捉妖记》是他个人的第三次创业,为此,安乐影业为其投入了几乎所有的资源。江志强和曾打造过《怪物史莱克》的动画师许诚毅想要通过这次尝试,制作出一个纯粹的本土奇幻 IP,撬动奇幻电影市场。63岁的江志强为此投出了安乐史上的最大一笔投资。

但在取得24.38亿票房的漂亮成绩之前,《捉妖记》经历了巨大的考验:本来准备2015年春节公映的时候,因为主演柯震东涉毒被拘,《捉妖记》收到延期公映的通知,在纠结了一个月后,江志强作出更换男主角并重拍的决定,而投资也由刚开始的2.8亿增加到3.5亿元。

“在那几个月里,我们经历了一个过山车的体验。”在接到延期公映的通知后,张晗他们面临三个选择:一是剪掉柯震东的戏份,二是等下去,三是重拍。“剪掉是对创作者的不负责任,等待没有意义,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最后我们下定决心,重拍。”

在后来复盘总结时,张晗觉得,重拍对《捉妖记》来说反而变成了加分项。在得到重拍的机会后,他们对原来的剧本做了一些修改,也对原来拍摄不满意的地方进行了调整,这让这部电影得到了一个蜕变的机会;2015年的暑期档是有史以来最火爆的一个暑期档,它和《捉妖记》互相成就。“说一句比较俗的话,《捉妖记》的成功是因为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张晗说。

在张晗看来,安乐影业在圈子中一直是一个异类。“我说的异类,是指它毕竟是一个私人公司,江老板做戏的理念比较偏个人口味,做东西相对比较随性。有的时候一些片子前景不是特别好,只要在某个层级上有让我们觉得值得做的点,我们就会去尝试。”张晗告诉《博客天下》,江志强一直希望不断挑战的是一些中国电影市场上没有人做过、相对难度比较大的类型片,即使是面临着赔本的风险。

但对于被戴上光环的安乐影业来说,机遇和挑战各半:《捉妖记》的成功为他们吸引了一些好的资源,一些好的 IP、一些好的作者会拿一些好项目主动寻求合作,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安乐影业的项目制度;但在成功打造爆款产品之后,安乐还有机会再去创造新的纪录吗?还能再满足大家的预期吗?这都给安乐及张晗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对于《捉妖记》的成绩我们骄傲是骄傲,但这个事情有一定的巧合性、机遇性的因素在里面,如果让我们再重新去复制《捉妖记》的所有东西,我觉得也未必再能达到这个高度。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是把心态放正,还是做好每一步戏更重要。”张晗说。

作为香港电影公司的安乐正在逐步向内地电影市场倾斜。2013年之前,安乐影业每年在内地大概两部电影左右,但从2014年开始,安乐每年在内地市场平均要制作四到五部电影,对于主控方来说,这个量不算小。张晗认为,在香港电影市场剧烈萎缩的情况下,已经很难再去区分香港或者内地电影市场,而是更多地统一为华语片市场。

从新浪娱乐出身的张晗也在尝试把更多的互联网因素带进安乐。除了会推荐江志强多接触猫眼、腾讯、爱奇艺等互联网渠道外,他们也引进了一些互联网合作伙伴,从资源整合方面进行合作。张晗向《博客天下》介绍说,“比如像猫眼、微影,很多人通过这些渠道购票,这些人都是重度用户,而猫眼、微影后台有数据,可以了解到用户的年龄、购票兴趣爱好点、男女比例、类型片关注度等,我们从他们那里获取数据信息后,我会做一个综合判断,决定如何搭配演员阵容、档期、营销等。”

虽然成功打造出了《捉妖记》这个奇幻 IP,但张晗对经常被人挂在嘴边的这个词语表示出了一些不认同:“我觉得这个词已经被大家用得烂俗了。有很多小的影视公司,他们不太有经验,更多地选择从 IP入手,但他们所谓的 IP就是指一些流行的小说、网络剧等。其实从原则上,我并不排斥 IP这个词,我排斥的是不认真精耕细作、以为找到流行的东西就可以把它反哺成一个电影的态度。”张晗认为,好 IP就是好故事,而一个好 IP也不表示就一定能拿到高票房。

“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被培育起来了,给了我们大展手脚的机会跟时间。但我还是希望电影圈的人能够谨慎踏实、不骄不躁地做好电影作品。中国电影观众很可爱,只要你用心做了,就会有很好的回报,但千万不要拿烂片去伤害他们。”张晗说,“只要拿出诚意拍片子,大家会知道,而且会加倍地 偿还给你。”

Q&A

《博客天下》:今年动画电影火了之后,很多大公司比如光线、优酷都开始布局,2016年应该会有很多动画电影上线,这是预示着这种类型片的市场正在逐渐打开,还是只是一种夸大的假象?

张晗:动画片市场其实我们也有想过,以前我们老开玩笑说,现在找演员很难,那大家都做动画片吧。在中国电影市场分析来看,比如说像喜羊羊灰太狼和熊出没,我觉得这两个片子最典型的特点就是它们有电视剧作为一个基础,但是它们当时最好的表现也就将近4亿票房,它有天花板。我觉得目前好莱坞动画还是有更大的优势。因为他们对做戏的理念、特效等方面,还是远远高于中国电影动画电影工业,从安乐本身来说,我们愿意尝试,但是就是目前时机还不太成熟。我知道光线在动画这个产业已经开始布局了,我希望他们有很好的一个尝试,但大家还是做戏理念不太一样。安乐的做戏理念还是从剧本出发,从故事出发。

《博客天下》:江志强先生一直持续不断地在做艺术影院这件事情,在您看来,艺术影院目前的发展状况和未来发展空间是什么样的?很多部艺术电影都是高口碑、低票房,安乐为什么一直坚持做这件事情,2016年安乐有没有这方面投资意向?如何看待他们的商业发展?

张晗:其实安乐比较爱艺术片,我们去年也投资了《闯入者》,安乐也是第一个做艺术影院的,我们在香港油麻地也有艺术影院,这个是江老板他自己本身对于艺术电影的情结。但把艺术电影现在摆到中国电影整个大市场上来,它还是不太公平的,中国电影没有这样的空间给予这些片子。从我们角度上来说,我们也还蛮无能为力的,我们可以支持,但是凭我们一家之力是没有办法支撑它们的。我自己知道的,现在的电影局已经有很明确的指示,要扶植艺术片,也在征集让电影资料馆还有安乐来牵头做艺术院线。要从根本上改变艺术片商业化不太成功,还是要依赖于艺术院线的建立,能够让这一部分片子有一定的生存空间。

《博客天下》:在各个公司依旧在制造、争夺、孵化 IP的时候,安乐会更多地将工作重心放在哪些方面?目前各大影院公司仍持有大量有待被开发的 IP,如何看待目前的 IP市场?在孵化 IP方面,安乐有什么计划?

张晗:很多小的影视公司不太有经验,他们的 IP就是流行的小说、网络剧等,只要是流行的就是 IP,他们是这样的一个理念。对于安乐来说,我觉得今年最大的一个贡献在于,它给业内很强的一个暗示,就是完全一个不是 IP的IP,最后也能成为一个受大众欢迎的 IP,只要把故事做好。所以从原则上,我并不排斥 IP这个词,我排斥的是那种不去认真地精耕细作,以为找到流行的东西就可以把它反哺成一个电影的态度。有的时候,大家觉得我拿到了一个 IP就觉得好像拿到了万把先机,就拿到了票房,这是完全两码事。

我认为好 IP就是故事好,安乐自己不会刻意地去寻找或者孵化,只会说有时候可能对方找过来,我们觉得还不错,就可以合作。比如说我们今年有一个项目叫《轩辕剑》,这是一个很大的游戏 IP,对这个我们觉得它的受众很广,如果做成一个功夫片、奇幻片,还是有可期待的地方,像这种我们也不排斥。但是我绝对不会跟着一堆影视公司去抢一个 IP,更没有必要去为了炒作 IP而炒作。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安乐影业张晗:重拍成就了《捉妖记》的票房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