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请高抬贵手!“鬼片”不易

2016-05-08 04:50:57


“鬼片”背后站着一个精打细算、苦心经营的私营电影公司老板

文/王玥娇 图/时会理

福建恒业影业总裁陈辉因为公司最近出品的电影《消失爱人》感到“遗憾”和“痛心”。这部1月上映的悬疑爱情电影由黎明和王珞丹主演,原名为《消失的爱人》,因为与一部美国电影重名,试映宣传期就风波不断,甚至遭到了网友的抵制,正式上映后的排名及票房也因此不太乐观,在送审时因重名被广电总局要求改为《消失爱人》也于事无补。

从员工们提供的备选片名中挑出《消失的爱人》时,陈辉就预料到这个名字会引发一些讨论,但因为和电影内容高度贴合,“重名并不代表抄袭”,又考虑到“这个片名的确有宣传的噱头”,恒业最终保留了有争议的名字。

一些未观影就因为片名直接否定影片的观众让陈辉感到“痛心”,他相信试映期间的好口碑是真实的,但也理解这种“差评”现象,“互联网时代,大家有更多的渠道发表看法”,陈辉向《博客天下》表示。

让陈辉“遗憾”的是电影本身的不足:“很多地方没有处理好,比如电影的节奏和故事的类型,可能还有地方没有把控好。”

陈辉决定拍《消失爱人》的动机很简单,“想拍一部中国大荧幕没有过的类型电影”,此前美国有《人鬼情未了》,香港有《星语心愿》,《消失爱人》同为用灵魂概念表达爱的电影,陈辉觉得内地也应该有这样一部影片。

陈辉擅长制作惊悚片。这种“另辟蹊径”的习惯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陈辉承包了福州大学城一家倒闭的影院,根据学生口味选电影,一个人画海报(那时的海报都是用广告色绘制的),发传单,第一个月就收入两万纯利润。

那也是中国观众开眼看世界的一年,《真实的谎言》在那一年火遍了全中国,拉开了中国拥抱进口大片时代。

处于一线城市之外的电影公司很容易被视为圈子里的边缘者。

2007年,在福建创建了恒业影业的陈辉再次决定走一条没有人走的路—他看中了数量少、没人做、但同样也出现过一千多万票房的惊悚片,并以此奠定了恒业发展之初的“惊悚片专业户”风格。

国外的惊悚片如《死神来了》和《电锯惊魂》都走的是类似路线—不在乎口碑,即使剧情基本一样也能每集都赚钱。恒业发行的小成本惊悚电影也几乎部部赚钱,被认为擅长“以小博大”,但也曾经刷出过票房奇迹,4亿多元票房的惊悚片《京城81号》,但陈辉的野心绝不止于此。

在中国拍惊悚片是戴着镣铐跳舞,绕不过的一道坎是“不能有鬼”,这点和香港的前辈和同行相比要更有难度。

“我们前几年做惊悚片的时候,其实一直都限制在这样一个圈子当中,很多题材要不就在室内,要不一个什么宅一个什么小屋,电影结束自说自话,要不就是吃了药,要不有幻觉,永远没有太大的突破。”陈辉说。

《京城81号》、《消失爱人》等影片都是陈辉试图突破惊悚片结局和逻辑的尝试,除此之外,他希望突破的还有“惊悚片专业户”这个头衔。

对于“惊悚片专业户”,陈辉一度是排斥的。“就觉得这只是我的一条路线而已嘛,有点不服气。”但随着恒业的转型成功,陈辉早已不再介意,“首先我觉得这是个必经的过程,第二我们也在改变,现在的目标是做叫好又叫座的电影,所以那些东西都算过去发生的故事。”

在2016年度新片发布会上,恒业公布了今年的发片制片计划,上映电影多达18部,而除了《京城81号》的续集,包含惊悚、悬疑元素的影片不过4部。

惊悚片数量的缩减是陈辉将恒业打造成全产业链布局影视公司的重要一步,随着越来越多人加入这个市场,他反而不再看好“以小博大”的小成本惊悚片。

“大多都制作规模比较小、口碑比较差,其实这对市场是一种破坏。”面对“这条越来越窄的路”,陈辉开始担忧,再这样做下去,明年、后年恒业会面临什么状况?




从2008年自主投资制作电影,陈辉认为团队具备的经验足够他们开始进行转型,但“从惊悚一下子到多元化是不实际的”,恒业一度希望在爱情片上有所突破。2011年起一年一部的《倾城之泪》、《被偷走的那五年》和《闺蜜》,3部爱情片共交出4亿多的票房好成绩,也为恒业之后的全面转型奠定了基础。

在那几年横扫票房的是《失恋33天》(超过3亿)和《致青春》(超过7亿),就连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也有7500万以上的票房收入。

2013年接受采访时,陈辉给恒业主打类型片的定位圈定在“惊悚”、“爱情”、“合家欢”三方面,甚至表示“你现在给我张艺谋,我也不敢用”,艺人管理、影院终端类的业务都暂时不在考虑范围内。

短短三年时间,恒业的快速发展让陈辉“被迫”推翻了说过的话,2016年的片单中,新片类型几乎包罗万象,同时2015年的爱情片一片颓势,恒业目前主打的是合家欢喜剧,比如《乌龙院》、《花田喜事》等,这也正是出于他对观众年龄跨度大的考虑。

《京城81号》和《闺蜜》的续集将是第二个发力的重点,“第三类,我们会引领一些未来市场,比如《天降恶邻》和现在筹备的《废柴英雄联盟》,都是科幻、奇幻类。”陈辉说。

恒业旗下的“真恒业”、“牧马人”以及恒业影业项目制片部公布的新项目,涵盖电影、电视剧、网剧三大类型,覆盖院线、网络、传统电视三个主力平台,同时和漫画平台“有妖气”进行合作,准备推出电影或网剧。

在陈辉看来,恒业的定位既然是全产业链公司,就应该在电影这个平台上建立不同的生态圈,但需要明确的是,电视剧和网剧“始终为电影服务”,“因为我们是电影公司”。

“如果电视剧和网剧能够形成一个优质的IP,我们又可以来重新孵化成电影。我希望这两者是互相帮助的。其实如果有一个好IP,可能并不适合马上就来拍电影,经过一轮在互联网上的发酵,它可以累积更多的粉丝,在这个时候进入电影创作,可以让电影有个最大化。”陈辉说。

在艺恩发布的“主要民营发行公司2015年主发国产片数量及总票房”榜单中,恒业影业以8部电影和8.8亿票房位列第8位,而在制作、版权、宣传、发行之外,恒业还增添了剧本项目研发、导演合作电影公司、艺人经纪公司、院线投资公司等业务。

“虽然我们每年的作品跟大电影的距离还是很远,但是单从内部的转型效率来看,短短的时间当中,我们这一支年轻的团队能够有这样的变化,我觉得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陈辉说。

这种自豪让曾经总称恒业是“小公司”的陈辉开始挑选一些“年轻”“有才华”的导演合作,而“等下一个阶段我们找到大导演的时候,他们是非常愿意合作的,我想这是我们发展的步骤”。

Q&A

《博客天下》:中国电影行业中,小公司如何以小博大?

陈辉:以小博大的时代已经渐渐过去了。在现在这样的市场中,大家需要看到的应该是一些类型大片吧。哪怕你做的是爱情的类型,他也希望在类型上能够有复合,或在导演跟演员上有更强的号召力,或在故事上有更强的吸引力,需要一种极致,它需要一定的成本。但每年都有黑马,像2015年出现的《夏洛特烦恼》,这都属于以小博大的案例。这样的成功者也有两个原因,首先符合年轻人需求的,才有以小博大的机会。第二,这个产品它必须是优质的、有口碑的,因为只有通过口口相传,才能在大家不看好的情况下,取得意想不到的票房成绩。

《博客天下》:您之前说想把恒业的制片成本控制在3000万,现在有变化吗?

陈辉:现在肯定又有改变,我们在2016到2017年的制片计划是每年“一大三中一黑一质”,“大”首先不是指说我到底要投1亿还是投2亿去拍这个电影,而是根据分析,对预估票房达到10亿的影片进行反向考虑,如果我们评估会有10亿以上的单量,投资肯定会超过1亿到1.5亿。

三部中等电影是指我们希望做类型电影的翘楚,这种电影投资控制在5000万,当然5000万的制作不会是一个小电影,品质也是不错的,也跳脱了我以前控制在3000万成本的概念。

“一黑”指的是一个黑马,倒不是在投资上的概念,当然它成本也不是特别高,我们关键还是抓项目本身。“一质”是一部有质量的艺术电影、文艺电影,但不是过于文艺的那种。

《博客天下》:现在很多电影公司都在花大价钱抢IP,IP对电影公司意味着什么?

陈辉:我觉得IP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内容做成电影项目之前,它就有了相当固定的粉丝,只要在电影呈现的过程当中能够进行情感的传递或者更大的孵化,对电影就是一个保障。

但它的缺点就在于这个IP的观众是锁定的,想象的空间就不会特别大。

你看目前搬上大银幕的IP电影当中,成功的基本上都是青春小说改编成电影,其他的就比较少了。原因也在于跟随着IP走的粉丝都是比较年轻的,也是现在最主流的观众,但是未来电影市场肯定会发生变化,观众的结构也会改变,十几岁一直到三十几岁到四十几岁,我们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仅面对年轻人做产品,没有长期性。

《博客天下》:你对恒业的期待是什么?

陈辉:应该是一家以内容为核心、以宣发为基础下的互联网思维的电影公司。

《博客天下》:哪些类型是恒业目前不会做的?

陈辉:短期内不碰纯文艺片,短期内不碰史诗大制作,我们得一步一步来。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陈辉:请高抬贵手!“鬼片”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