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泪一世界

文 三禾 图 Klaus Pichler 编辑 卜昌炯 王唯一   2016-05-08 04:58:11


文 三禾 图 Klaus Pichler 编辑 卜昌炯 王唯一


普通眼泪:盯着运行的风扇几分钟后流出的眼泪,来自Sarah Abelnica

从科学的角度看,眼泪只是一种盐水,少量的蛋白质、溶菌酶、免疫球蛋白A悬浮其中。但荷兰摄影师Maurice Mikkers想知道,这些小小的液滴究竟与“现实世界”有何联系—它们中是否包含破碎的心、残留的梦,抑或一片洋葱、一只红辣椒的痕迹?

作为一名曾经的检验医学分析师,Maurice知道眼泪有三种类型:用于润滑眼球的普通眼泪、由外物刺激引起的反射性眼泪和心理变化产生的情感性眼泪。某次哭泣过后,他开始想要探究这三种眼泪的“长相”是否一样。

对Maurice来说,这并非突发奇想。他的上一个摄影项目,就是拍摄显微镜下各类止痛药的结晶。为了专心研究这些美丽、变化莫测的图案,他中断了在医学实验室的职业生涯,成为了一名专职摄影师。

对眼泪产生兴趣之后,Maurice花两个晚上邀来21位朋友,连同自己一共22人,采集了22份眼泪样本。他让朋友们自由选择如何“制造”眼泪:切半只洋葱,吃几口红辣椒,盯着开动的风扇几分钟让泪腺自然分泌“润滑液”,或者找一个无人的房间回忆悲伤的过往。

他告诉《博客天下》,当时也想过要收集一些“快乐的眼泪”,比如用“有趣的电影或愚蠢的笑话”来催泪,但效果不尽如人意,只得作罢。

夺眶而出的眼泪被Maurice小心翼翼地用微量吸管收集起来,滴在洁净的玻璃片上,花上10到20分钟风干形成结晶,然后放到显微镜下,收录到相机镜头中。

“结果令我大吃一惊,”Maurice说,“每一滴眼泪的结构都是如此不同,而且都是那么美丽和宁静。”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结晶形状与哭泣理由之间的绝对联系。稳妥的结论是,这些不同的花纹只是显示了眼泪本身成分和结晶环境的不同。

不过,Maurice还是决定继续拍摄“眼泪”系列。他说:“就算没有科学的区别,也还有更重要的价值,比如,让人们知道一向被视为软弱标志的眼泪也是那么美。”


反射性眼泪:将高浓度薄荷醇油抹在眼皮上后流出的眼泪,来自Mik Maes


普通眼泪:盯着运行的风扇几分钟后流出的眼泪,来自Rene Mikkers


情感性眼泪:悲伤的眼泪,来自Lauren Hillebrandt


反射性眼泪:吃了一个迷你红辣椒后流出的眼泪,来自Matthew Mccreesh


情感性眼泪:悲伤的眼泪,来自Ariadne Roodt


普通眼泪:盯着运行的风扇几分钟后流出的眼泪,来自Jessica Lonis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1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泪一世界